2014年05月21日

外资大手拋售大马资產 令吉暴跌或重演被狙击危机。

  外资大手拋售大马资產令吉暴跌或重演被狙击危机 隨著股匯债市全线重挫,大马经济正吸引全球市场的目光。內忧外患衝击下,国际投资者正大幅拋售大马资產。上周,大马国债大跌,令吉兑美元暴跌3.8%,富时大马综指数更创7年最大跌幅。今天,大马股匯继续下探新低,富时大马综指盘中最低去到1569.19点,重挫21.62点或1.52%,是自2012年6月6日以来的新低。马股最后略为收窄跌幅,以1752.54点闭市,全天跌24.28点或1.521%,是今日区域当中跌势最大的股市之一。30大综指成份股当中,下跌股多达24只,上升股仅4只,另外2只股平盘。根据大马交易所的初步数据,今天外资积极拋售马股,净卖总值2亿3559万令吉的股票;国內机构投资者则继续扶盘,净买总值2亿1744万令吉的股票,散户则净买1815万令吉。与此同时,令吉兑美元匯率继续贬值,周一触及4.141令吉兑1美元,与周五的4.0775令吉兑1美元比较,下跌1.56%。无论如何,令吉匯率隨后放缓跌势,截至下午5时,报4.105令吉兑1美元,年头至今,共贬17.40%,是表现最差的亚洲货幣。截至上週五收盘,令吉已经连跌8周,创17年来新低。而过去一年以来,令吉已累计下跌了22%;10年期国债创下2个月来最大跌幅。美银美林驻新加坡经济学家蔡学彬向《彭博社》表示,「令吉暴跌让人想起97、98年的危机。我们认为,大马现在不太可能实行资本管制,但隨著外匯储备迅速下降,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中国金融网站《华尔街见闻》此前曾提到,美国加息预期、原油价格暴跌以及近期的国內政治腐败丑闻和人民幣贬值均使令吉备受打击。凯投宏观经济更在报告中表示,「我们认为大马经济最大的问题在于,其飞速膨胀的美元债务以及大宗商品下跌导致的出口额减少,这些都以货幣贬值的形式显现出来。」而上周人民幣突然大幅贬值,带动包括令吉在內的几乎所有亚洲货幣重挫。市场担心,人民幣的突然贬值可能会引发亚洲国家新一轮货幣大战。梦迴1998《彭博社》引述安本资產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杰拉德安布罗斯的评论称,「这和97、98年危机非常相似。市场存在一定的担忧,甚至有一定程度的恐慌,但我觉得这主要不是来自股市。真正值得担忧的是国外投资者大量持有的大马政府债券。」17年前的亚洲金融风暴中,时任大马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为控制匯率大幅贬值,採取了固定匯率和资本管制策略。马哈迪痛斥索罗斯等国际投资者,在幕后操纵令吉,不顾国际货幣基金组织的建议,强行將令吉兑美元的匯率固定在3.8。IMF最初称其为歷史的倒退,但后来承认该举措起到了「稳定锚」的作用。1998年9月,马哈迪实施资本管制之前,令吉12个月內贬值了约30%。由于一些投资者担心歷史会重演,大马的资本外流正在加剧。三星资產管理驻香港基金经理理察森表示,大马有「採取严厉政策的歷史」,这可能加强资本外流和货幣贬值。为了阻止货幣贬值,大马国家银行过去几週一直在本幣市场拋售外匯,却丝毫没能改变令吉的跌势。截至今年7月底,大马外匯储备仅剩967亿美元,较年初下降了17%,为2010年以来首次跌至1000亿美元以下。上週四,国行总裁丹斯里洁蒂博士指出,国行不认为有必要对令吉实行固定匯率,並指令吉贬值的影响是可控的,国行有能力应对可能到来的美联储加息。野村股票分析师达斯认为,眼下的形势对大马国行的外匯储备是个重大考验。他说,「市场信心很糟,国行需要打破这个恶性循环。洁蒂或国行其他官员的公开表態非常重要。」